又到了一年总结的时候,今年工作和生活上再次出现了一些变化,对于个人或许可以套用一个苹果的广告词:“年年焕新”。

小确幸

十一月的时候,秘密地开始了求婚计划,在不断对她进行日期迷惑外加误导后,十二月的时候,成功的避开了女孩子的小心思,给了她一个完整的惊喜。

我们的未来应该不会更遥远了。

爱好

在休假半年,刻意放空自己的日子里,发现我还是挺喜欢写字的,全年40篇博客,后半年占比超过 2/3。接下来的计划是好好写本书。

在技术上补全了一些SRE相关的能力,简单玩了玩单片机和嵌入式开发的事情。

自己的持续交付流程已经稳定运转一年,未来会更多的专注写小应用,以及深入挖掘一下各种数据的价值。

游戏通关了四部:《巫师》、《夜战》、《八方旅人》、《新的宝可梦》。

工作

今年对于我而言算是又有一个很大的转变,我再次开始了新的边界突破,暂定方向是技术布道,偏运营方向但不舍技术本命。

团队能够让我触达各部门各层级的技术人和非技术人,去挖掘一些“沉默着”的技术和技术产品的价值,也能够让我去向更资深的专家们学习一些写作沟通技巧、更好的待人接物的方式,以及最重要的:另外一种思考问题的方式。

思考

有的朋友私下聊天会说我又走了一步险棋,感谢担心,但是对我而言,相比较继续做技术经理或技术架构师,这是一步能够回归初心的优选。

从代码爱好者、脚本小子到工程师,我应该差不多花了十年。从工程师到技术专家花了差不多三年,从技术专家到架构师又花了差不多两年,越来越快的变化,其实并不会带给我越来越多的满足感和成就感,因为我最初只是想做对的事情成为受人尊重的工程师而已。

当想法被环境附加了太多额外的因素,我或许做了太多容易做却不一定是对的事情,稍微远离业务能够让我思考的更清楚,也能够让我接触到更多领域的知识。

我认为恐慌来自你知道你不知道,而不是你不知道你不知道,完善的知识管理体系能让自己更有安全感,以及做出更好的决策。

希望接下来的一年,我能够给自己更多的安全感,心态变的更加的平和。

—EOF